禽用中兽药的改革之路

2013-10-08 12:25:12  来源: 中国兽药策划网   作者: 王中秋  有人参与

禽用中药方剂的必由之路就是精简化裁。精简化裁的两个要点,一是药味减少二是方剂合并。由于中兽医古籍中有关禽类的方剂很少,我们通常说的......

禽用中药方剂的必由之路就是精简化裁。精简化裁的两个要点,一是药味减少二是方剂合并。
 
由于中兽医古籍中有关禽类的方剂很少,我们通常说的禽用中药方剂,大多是在借鉴传统中医药和猪马牛羊等中兽医医理、药理的基础上与我国养禽业的蓬勃兴起同步积累起来的,比较起来,这是祖国中医药学伟大体系中十分年轻的一脉分支。跟数千年的中医药理论和实践积淀比,也可以说是十分稚嫩的刚刚破土而出的一株幼芽。而现代集约化养殖也是我们的古人没有碰到过的,所以,借鉴古方应对于现代养禽业,需要探讨的问题会比传统中药方剂或畜用药方剂更多。
 

鸡喜刚燥忌湿涩,体温较高,呼吸频率也快,味觉差,无牙齿,不咀嚼;因此用助阳类和消导类中药较适宜。鸡的消化道较短,不能消化纤维素,因此,通常认为,中药散剂用于鸡病防治不如用汤剂(口服液饮水)药效发挥更好。但是,中药的超微粉技术又在相当程度上使得散剂具备了更好的药效发挥潜力(我们的古人自然闻所未闻!)。而此项技术的实用普及尚有待时日。

由于现代养鸡的集中营般的囚禁式管理模式,鸡群的给药是集中集体式的。

再者,传统中药的制法重视药材产地,讲究药材地道,选择入药部位用药相当严格。而做为禽用方剂,虽然其原创本意也是严格要求按入药方理选材的,但是,实际上,要比人用药的选材要更加宽泛的得。例如,传统中药中的党参做为治疗药物采用根部入药,而给禽用则可以采用地上的茎、叶与根部合用。再如,杜仲传统上是以其树皮做入药部位,而禽用则可以用其叶。

又如,工厂化生产的中药口服液可以视同为批量化的汤剂,但与古方古法的汤剂比较,无论组方设计、选材、生原药采集、保存、制作工艺、封储器具都大相径庭。

所有这些都提示我们,禽用中药方剂不可能拘泥于古方古法在故纸堆里去搜寻。禽病防治的临床一线实践就是取之不尽阅之不竭的“药典”。

然而,这“药典”开始出错了。最突出的就是鱼龙混杂滥竽充数。

目前,禽用方剂中药成了许多企业标榜绿色、无毒、无公害的首选。在临床实践应用的大概有数百个,组方所用药味不会低于百味,其中不少名称和功效比较类似与相近的,且是散在应用于全国各地。这其中不乏不很高明的翻版、改版。由于兽药行业的“百家争鸣”局面,这些方剂“各自为战、各为其主”可谓“各领风骚”一时间,“我的地盘我做主。”那么,这是不是最佳局面呢?肯定不是。笔者以为,从比较长远和全局的角度看,中药方剂的筛选和精简化裁是势在必行的。因为古往今来大环境的变迁,就原生药栽培、采集、收储、制作论,照搬所谓古法古方已属不可能;就临床防治技术论,方剂是应该与时俱进,推陈出新的,这需要交流、总结、提炼、试验,这不是一家企业所能完成的。可问题是,商业利益要求我们大家彼此封锁;或贿买套取本来并不十分高明的方剂配方及设计思路;再加上我们行业、企业的市场细碎分割,产品的试验、实验先天不足,这无疑造成了我们行业的资源浪费与推广延误。也为今后若干年原生药资源的紧缺备下潜台词。依笔者的经验,禽用中药方剂大可以在疗效相似或接近的前提下经过临床实践的检验,减少药味,筛选合并,精简化裁。就是说,禽用中药方剂在不断的推陈出新过程中不应该是越来越多,而应该是通过不断淘汰更新来化繁为简、综合通用。这于我们的行业和企业今后的健康发展是有益的。

那么,兽药企业能不能就以现有的资源和信息,整合筛选方剂以规避多而滥达到少而精呢?笔者以为是可行的。

为了叙述的方便,这里以中草药用于提升产蛋效果为例来类推。为此,笔者根据临床一线和散见于部分业内期刊的方剂介绍记载,共收集52个方剂,涉及96味单味药来说明。

严格的说,由于家禽育种技术和饲料营养技术的进步,再有养殖硬件设施的改善,单纯的以中草药来提高健康鸡群的产蛋率意义不大。从单一的增蛋效果看,化药加多维更快更方便。以中草药用于提升产蛋效果更多的是因为育成期成绩不理想或是产蛋鸡尤其是种鸡病愈后恢复产蛋效果不理想,抑或是应激因素导致的产蛋下降。还有就是要改善蛋壳质量或鸡蛋主要是种蛋的品质。

之所以选择用于提升产蛋效果的中草药来做例证,是因为这类方剂药的组份更多的涵盖了调理、滋补、预防、治疗诸项功效的配合。

方剂的筛选,首要的考量标准就是疗效。这52个方剂的疗效孰优孰劣?答案是——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这是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鸡场、不同的鸡群状况、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曾用药、不同的配合用药、不同的兽医诊疗技术的大背景下实践提炼总结的方剂!是属于“各路诸侯”。如果一定要答案,那就是都管用而不会有谁个更优佳!(这里且不论企业推广力度等营销因素)换句话说,单就疗效论,这52个方剂不易横向比较排行。那这是不是说,方剂之间就没法考量标准了呢?也不是。说方剂都管用,还有一个单味药的功效和应用频率的考量。由这里还可以引申出组方药味数和用量大小的考量,有这两个考量就不可避免的会涉及方剂药味的采购价与购得难易和制作工艺问题,这就是成本问题。而成本问题又是在同等或类似疗效情况下无可回避的主要筛选孔目。

(原标题:王中秋:禽用中药方剂的必由之路(上))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来源:中国兽药策划网 责任编辑:
  • 分享到

网友评论